当前位置:首页 > 外国文学名著 > 国外作家 > 克利弗·S·刘易斯 > 纳尼亚传奇1:狮子、女巫和衣橱

第四章土耳其软糖

“但你究竟是干什么的?”那女人又问,“你是个剃掉了胡子,长得特别高大的小妖吗?”
  “不,陛下,”爱德蒙说,“我还没有长胡子呢,我是个男孩。”
  “一个男孩!”她说,“你是说你是亚当的儿子?”
  爱德蒙一愣,没有开口。他被问的莫名其妙,一点也不懂这句话的意思。
  “我看,不管你是干什么的,你都像个白痴,”女王说,“回答我的问题,就这么一次了,别惹我发怒,你是人吗?”
  “是的,陛下。”爱德蒙说。
  “那么,我问你,你是怎么来到我统治的这个地方的?”
  “陛下,对不起,我是从一个衣橱进来的。”
  “一个衣橱?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  “陛下,我,我开了橱门,一跑到里面,就发现我在这儿了。”爱德蒙回答说。
  “哈哈!”女王像是在自言自语,“一扇门,一扇通向人类世界的门!以前我也听说过这样的事。这下可糟糕了。不过,他只有一个人,还容易对付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从她的座位上站起来,死死的盯着爱德蒙的脸,眼里射出恶狠狠的光焰。她挥起手中的棍子。爱德蒙想,她一定要干什么可怕的事情了。他似乎觉得自己已动弹不得。正当他感到自己快要死的时候,那女王又好像改变了主意。
  “我可怜的孩子,”她说话的腔调变得不同了,“瞧,你被冻得这个样子!坐到我雪橇上来吧,我给你裹上披风,好一起谈谈心。”
  爱德蒙内心不愿意,但又不敢违抗,他只好跨上雪橇,坐在她脚旁。她把毛皮披风的一角披在他身上,将他裹的紧紧的。
  “你想喝点什么热的东西吗?”女王问。
  “谢谢,陛下。”爱德蒙说,他的牙齿在不停地打战。
  女王从身边掏出一个很小的瓶子,它看上去是铜做的。然后,她伸出手臂,从瓶里倒出一滴东西滴在雪橇旁边的雪地上。爱德蒙看到,这一滴东西在落地前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,但它一碰到雪,便发出一阵咝咝的响声,顿时就变成了一个宝石杯,杯子里盛满了饮料,还直冒热气。那个小妖马上拿起杯子,递给爱德蒙,皮笑肉不笑地向他鞠了一个躬。爱德蒙呷了一口,感到舒服多了。这是他从没尝到过的奶油饮料,非常甜,泡沫很多,他喝下以后,一直暖到脚跟。
  “亚当的儿子,只饮不吃是傻瓜,”女王过了一会儿说,“你最喜欢吃什么东西呀?”
  “土耳其软糖,陛下。”爱德蒙说。
  于是,女王又从瓶子里倒出一滴东西滴到雪地上,地上立即出现了一个圆盒子,用绿丝带扎着,把它一打开,里面装着好几磅最好的土耳其软糖。每一块又甜又软,爱德蒙从没有吃过比它还要好吃的东西。他现在感到非常暖和,非常舒适。
  在他吃软糖的时候,女王接二连三地问了他许多问题。开始,爱德蒙竭力让自己记住,嘴里塞满了东西讲话是不礼貌的,但没有多久他就忘得干干净净,只顾狼吞虎咽地吃软糖。他吃得越多,就越是想吃,一点儿也没想到为什么女王要问他这么多问题。最后,他把一切情况都告诉了她:他有一个哥哥,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,他的妹妹也曾到过那尼亚,还遇见了一个农牧之神,除了他们兄妹四人以外,没有谁知道那尼亚的情况。女王听到他们有兄妹四人,似乎感到特别有兴趣,她反反复复地问:“你能肯定你们正好是四个人吗?亚当的两个儿子和夏娃的两个女儿,不多也不少?”爱德蒙嘴里塞满了软糖,一遍又一遍地回答:“是的,我已经告诉过你了。”现在他都忘了称她“陛下”,但她好像并不在乎。
  最后,土耳其软糖全吃完了,爱德蒙的眼睛滴溜溜地看着那个空盒子,巴不得她再问他一声是不是还想吃。女王很可能知道他此时的思想活动。因为,爱德蒙虽然没有说出口,但她却十分清楚,这种土耳其软糖是一种施了妖法的迷魂糖,不管哪个吃了以后,都会越吃越想吃,只要有得吃,他就不会住口,一直吃到被毒死为止。女王并没有再给他吃,只是说:
  “亚当的儿子,我多么希望能够看到你的哥哥和姐妹啊!请你把他们带到我这儿来好吗?”
  “我一定照办。”爱德蒙说,两只眼睛依旧盯住那只空盒子。
  “如果你再来的话——当然要把他们一起带来——我就会给你更多的土耳其软糖吃。但现在不能给你,因为这种魔法只能使用一次。当然,到了我的家,情况就不同了。”
  “那么我们现在就到你家里去好吗?”爱德蒙试探着问道。他刚坐上雪橇时,担心她会把他带到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去,他将永远回不来了,可是现在,他的这种担心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  “我家是个很舒适的地方。”女王说,,“我肯定你会喜欢,那里有好些房间是专门放土耳其软糖的。再说,我自己没有孩子,我很想领一个漂亮的男孩当王子。你哪一天把另外三个人带到我家来,我就哪一天让你当王子。”
  “为什么不让我现在就去呢?”爱德蒙说,他脸色变得通红,嘴和手指上面都黏糊糊的。不管女王怎么夸奖她,他乍看起来既不聪明又不漂亮。
  “哦,假如我现在就把你带回家去,”她说,“我就见不到你的哥哥、姐姐和妹妹了。我很想认识他们。你将成为王子,以后还要做国王,但你还必须有大臣和贵族。我将封你的哥哥当公爵,封你的姐姐和妹妹当作女公爵。”
  “他们没有什么值得你特别器重的,”爱德蒙说,“而且,我可以随便在哪一天把他们带来。”
  “不错,但是如果你现在到了我的家里,”女王说,“你就会把他们忘得干干净净,你就会只顾自己玩乐,而不想再去找他们了。不行!你现在必须回到你自己的国家去,过几天和他们一起到我这儿来,不和他们一起来是不行的。”
  “但我不认得回去的路。”爱德蒙恳求说。
  “这容易。”女王回答说,“你看见那盏灯吗?”她用手中的棍子指了指,爱德蒙转过身去,看见了露茜曾在那儿碰见了农牧之神的那个灯柱。“一直往前走,到灯柱那边,就能找到通向人世间的路,嗯,现在请你看另外一条路,”她指着相反的方向问,“顺着树梢的上头看过去,你看到有两座小山吗?”
  “看到了。”爱德蒙回答。
  “好哇,我住的地方就在那两座小山之间。你下次来的时候,只要找到灯柱,朝着那两座小山的方向,穿过这座森林,就可以到我住的地方。你要让这条河流一直紧靠在你的右边。但必须记住,你得带着你的哥哥、姐姐和妹妹一起来。如果只来你一个人,可别怪我发怒。”
  “我将尽我最大努力。”爱德蒙回答说。
  “嗯,顺便说一句,”女王说,“你不必把我的情况告诉他们。我们两人必须严守秘密,这将是非常有趣的事情,你说是不是?要让他们来了以后大吃一惊。你只要想办法把他们带进那两座小山就行了——一个像你这样聪明的孩子要找个这样的借口还不容易——你到了我家以后,只消说一声,‘让我们看看谁住在这儿’或别的这一类的话就行了。据我看来,这是再好不过的办法。如果你的妹妹见到过一个农牧之神,她或许听到过关于我的什么坏话。她可能怕到我这儿来。那些农牧之神最会瞎说一通,现在……”
  “陛下,”爱德蒙插嘴问道,“请你再给我一块土耳其软糖,让我在回家的路上吃吃好吗?”
  “不行,不行,”女王大笑着说,“一定要等到下一次,”她一边说,一边向小妖打了一个继续赶路的手势,于是雪橇便疾驶而去,女王朝爱德蒙挥手喊道,“等到下一次,等到下一次。别忘了,过几天就到我家里来。”
  正当爱德蒙凝视着远去的雪橇的时候,他忽然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。他掉转头来,看见露茜正从树林的另一个方向朝他走了过来。
  “噢,爱德蒙!”她惊喜地喊了起来,“你也进来了!还好玩吗?”
  “是啊,”爱德蒙说,“你看,你以前说的事是真的,这真的是个神秘的衣橱。我必须向你道歉,可是你刚才究竟在哪里?我到处找你呢。”
  “要是我知道你也进来了,我一定会等你。”露茜说,她高兴极了,一点也没注意到爱德蒙说话时是多么急躁;他的脸色是多么红,多么奇怪。“我和亲爱的农牧之神图姆纳斯先生一起吃过饭,他平安无事,上次他把我放走了,白女巫没有对他怎么样,他说这件事女巫没有发觉,他大概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。”
  “白女巫?”爱德蒙问,“她是谁呀?”
  “她是个十分可怕的女巫。”露茜说,“她自称是那尼亚的女王,可是她根本没有资格作女王。所有的农牧之神、水神、树神小妖和动物,凡是心肠好的,都对她恨之入骨。她能把人变成石头,她能做出各种各样恐怖的事来。她施行一种妖术,使那尼亚一年到头都是冬天,始终过不上圣诞节。她手持魔杖,头戴王冠,坐在驯鹿拉的雪橇里,到处跑着。”
  爱德蒙软糖吃得太多,早已感到不很舒服,现在听说和他交朋友的那个女人原来是个危险的女巫,他就感到更不舒服了。虽然如此,与别的东西相比,他还是喜欢吃土耳其软糖。
  “所有这些情况,是谁告诉你的?”他问。
  “农牧之神图姆纳斯先生。”露茜说。“你不要总是相信农牧之神的话。”爱德蒙说,装出一副比露茜更加了解农牧之神的样子。
  “这话是谁说的?”露茜问。
  “大家都知道,”爱德蒙说,“随你问哪一个都行。但是,冒雪站在这儿有什么好玩的,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  “也好,”露茜说,“哦,爱德蒙,你也来了,我感到很高兴。我们两人都到过那尼亚,别人一定会相信我们了。那该多有趣呀!”
  爱德蒙却暗自认为,对他来说,那尼亚并不像露茜说的那样有趣,但是他不得不在大家面前承认露茜是对的。他敢肯定,别人都会站在农牧之神和别的动物一边,而他却站在女巫这一边。如果大家都知道那尼亚的情况,那他就有口难辨了,也无法保守他的秘密了。
  不知不觉,他们已经走了好远,忽然他们发现,他们周围已不再是树枝而是衣服了,转瞬间,两人已站在衣橱的空屋里了。
  “哎呦,”露茜说,“你的脸色多么难看啊,爱德蒙,你不舒服吗?”
  “我很好。”爱德蒙回答,但这并不是真话,他感到很不舒服。
  “那么走吧,”露茜说,“我们找他们去,我们有许多话要告诉他们!如果我们四个人全到了里边,我们将会遇到很多奇异的事情!”

微信扫码关注
随时手机看书

Copyright © 2019

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_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【官方直营】

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