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情感文章 > 亲情文章> 送母亲回家过年

送母亲回家过年

来源: 未知 作者: 笑一笑 时间: 2016-08-13 阅读:
  母亲要回家过年。“一定得回家过年,不回家过年可不行哟!”距离春节还有二十几天,她就唠叨着这句话。
  
  春运车票很难买,尤其是底层的卧铺。最后,卧铺买到了,但是中铺。母亲说,中铺也行。她总有股子自信,相信自己还能做很多事,爬上中铺根本不是问题。我却担心,怕她爬不上去。
  
  动身那天,我与母亲在家收拾完行李后,建议与她一起出去吃顿饭。她生日那天,我本想与她一起出去吃饭。因为拔罐,她皮肤起泡,不能吃辣,而她喜食辣, 所以,母亲也就没有出去吃饭。当时我就跟她说好,等她身上的泡好些了,就陪她去吃水煮鱼。现在,她快要回家了,我想陪她好好吃一顿饭,让她再喝上几杯她很 喜欢喝的北京二锅头。但是,无论我怎么劝,她都不去。后来劝紧了,她就发火,说我不会过日子。午饭吃得很简单。晚上,我又鼓动她去,她仍然不去。无奈,我 在家里为她炒了麻辣香锅,可她吃得很少。
  
  晚饭后,她默坐在她住室里的单人沙发上发呆。屋里暗暗的,我几乎看不清她的表情。我想,或许是母亲年纪大了,不习惯来来去去,想到要走了,难免有些伤感。她来北京一年了,平日里除了在我租来的屋里弓着腰来回走动、做饭、收拾屋子,就是呆坐在那张沙发上。
  
  我在网上忙活着,直到晚上9点。快要出发去车站了,她才说:“人家闺女跟娘经常在一块儿拉呱拉呱,你怎么就不想着坐下来跟我说说话呢?”我不太习惯跟 她说心里话,所以也没有接她的话茬。我只是说:“你不用挂着我,我现在不是生活得很好吗?”她良久不说话,然后是一声叹息。近一年里,她这样的叹息经常让 我心烦意乱,无法应对。
  
  车是晚上11点多的,检票的时候人潮汹涌,她挤在前面为我和行李开道。我大声对她说:“妈,你不要管我,管好自己就行。”说了几遍,她才松开拉我的 手。顷刻间,她就被挤进了茫茫人海。而我却被困在无数的行李和身体中间动弹不得。当我拿着行李突破重围进到站里时,发现她正焦急地等在那里。一缕白发从她 的帽子里露出来,在寒风中舞动。
  
  上车后,找到母亲的铺位。下铺是两位带小孩的大人。显然,与他们换座的可能性没有了。我先让她试试能不能爬到中铺上。她费力地朝上爬,我使劲地朝上推她……终于,她爬了上去,一下子跌坐在那里,气喘吁吁。把母亲安排完毕后,我离开了车厢。
  
  回到住处,已是后半夜了。回来后,我还一直担心她能否从中铺上下来。天亮时,母亲打来电话说她到站了,已坐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车。
  
  母亲回家后的当天晚上,很晚了,她打来电话说,她在小屋里的面袋子底下放了些钱,让我过年用。原本,送母亲走时我是想给母亲拿些钱的。但想着她随身带现金不安全,便打算等她回去后到邮局汇给她,没想到她还留钱给我。
  
  母亲走后那两天我懒得做饭,孩子去幼儿园时,我就一个人凑合吃点儿,边吃边上网,完全忘记了她走时的嘱咐——要我顿顿做点儿像样的饭。那天,洗着母亲临行前为我择好的菠菜,回忆起她动身前的一些细节,忽然,我心里很伤感,似乎一下子读懂了她那叹息声。
  
  母亲65岁了。她一定是想着自己年事渐高,来北京的次数会越来越少,而我也不可能老是回老家,所以,她担心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。买到票后的那几天她睡得很少,时不时地叹息,她心里一定是很难过的。
  
  我在心里默算,按每两年能见一回面来算,她再活20年,那时她85岁,我们才能见10回面;要是她能活到95岁,我们也才能见15回面;若她有幸能活 到105岁,那也才能见20回面啊……想着她的话、她的表情、她的嘱咐,我知道她心里比我明白,她是对我一万个不放心啊!
  
  我们日夜忙碌,或许没有闲暇顾及老人的感受。母亲走时,我居然一点儿也没有体会到她的心情,甚至没有陪她好好说说话。她怎么会睡得好、吃得香呢?
  
  想到此,我哭了,居然无法把菜洗下去……
  • 上一篇: 父亲最后的日子
  • 下一篇: 妈妈的爱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微信扫码关注
    随时手机看书

    Copyright © 2019

   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_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【官方直营】

    版权所有
    var thisUrl = document.URL; var myStr = thisUrl.split( "/" ); var num = myStr.length; if(num < 6){ document.write (''); document.write (''); 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