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侦探悬疑> 三个女人大逃亡

三个女人大逃亡

来源: 小西,摘录 作者: 秩名 时间: 2015-10-20 阅读:
1.约会玉云山
杨杨早就与董杰约好,周末的时候,两人去爬玉云山,来一场登山比赛。星期六这天,杨杨起了个大早,穿上运动服,背上旅行包,乘上了由景城开往云都市的班车。
景城和云都是两座相邻的城市,中间相距不过一百来公里,而玉云山,就位于景城和云都市之间,连接景城和云都市的公路,就从玉云山的山脚下经过。玉云山海拔高,有国家保护的原始森林,那里人迹罕至。其实杨杨并没有去那里游玩的兴趣,她是在大山里长大的孩子,对于那些山呀石呀看得多了,偏偏从小在城里长大的董杰对这些地方感觉新鲜,要去游玩,杨杨只得依了他。
董杰是杨杨的男朋友,两人是半年前在网上认识的。那时候,杨杨刚刚大学毕业,在景城找了工作,一个人租住一间房子显得孤单,晚上没事时就上网打发时间,结果第一天上网就碰到了董杰。董杰的网名叫“掌嘴”,个性留言是:“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现实中,只要你发现我说了一句假话,你就有资格掌我的嘴。”如此真诚,杨杨一下子就被吸引了,立即加了他为好友。
现实中的董杰不仅帅气,而且健壮、活跃、幽默。这正是杨杨喜欢的类型。两入网聊没多久,就发展到见面的地步。初次见面,是在董杰所在的云都市。两人一见钟情,很快坠入了爱河。
今天是杨杨和董杰的第五次见面。汽车经过玉云山的山脚下时,杨杨下了车,此时已是上午9点,董杰早到了,正在公路边等着她。与杨杨相比,董杰一身轻便,他什么东西也没带,那样子,不像是来登山的,而像是出门闲逛。看杨杨背着鼓囊囊的包,董杰笑起来,问:“你是存心想输给我啊?背着这么个大包,你怎么登山?”杨杨乐了,有这包她才会赢,她可是有备而来。
董杰说过,今天的登山比赛,赢的一方可以向输的一方提出一个要求,对于这个要求,输的人必须无条件答应。这是两人的君子协定。为了这个协定,杨杨才背来了沉重的包,包里塞满了各式各样的登山工具。她铁了心要赢董杰,因为,她有个要求,要让董杰答应。董杰连登山的工具都没有,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个外行,她今天是赢定了。
两人开始顺着盘山公路往山上走。玉云山上原来有个林场,所以修了盘山公路,用来拉运木材。后来,国家禁伐树木,玉云山又被定为受保护的森林区,那林场便废弃了,盘山公路就几乎没通过车。
两人手牵手往山上走,没走多远,董杰的手机就响了,他接听没说两句话,就没了声音,气得他挥舞着手机直骂混蛋。杨杨问怎么了,他说:“公司来的电话,可没说两句手机就没电了。”
董杰是云都一家公司的业务主管,工作忙。看他急成那样子,杨杨忙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他。董杰接过手机,一边打电话,一边和杨杨往山上走。电话打完了,杨杨也站住了,还没到半山腰,但她不打算再往上走了,就说:“我们就在这里选一处地方比赛吧,不能再往上走了,再往上,深山老林的,不安全。”
董杰顺手将手机揣进裤兜里,兴奋地说道:“一切听你的,但比赛的路段不能太长,把你累坏了,我不忍心。”“呸,谁累坏谁还说不定呢。”杨杨笑起来,心里却因董杰的那句话异常甜蜜。
两人离开盘山公路,拐进树林里,面前很快出现了一处陡坡。确切地说,应该是峭壁,非常陡峭,只是坡面上长了些树木,适合攀援。一看这地方,杨杨就兴奋地叫起来:“就这地方。我俩比赛,谁先爬到坡顶,谁胜。”
董杰望望坡顶,咬了咬牙:“行。这样的坡度,有挑战。只是,我怕你……”一句话还没说完,他傻眼了,杨杨已经打开背包,从里面掏出各式各样的工具,有登山鞋,带铁钩的绳子……董杰立即叫起来:“不行,你不能借助工具。”
杨杨笑得花枝乱颤:“我们又没约定不能使用工具。你这个笨蛋,还是乖乖地认输吧。”董杰咬了咬牙说:“比就比,你有工具也不一定能胜我。”
比赛在董杰的气急败坏和杨杨的春风得意中进行了。一开始,董杰倒能对付,但往上就不行了,那里坡度陡,树木稀疏,没有可以攀援的东西,他寸步难行。而杨杨有工具,找不到可以攀援的东西,就解下腰间的绳子,甩上去,绳子顶端的铁钩勾住了上面的树木,她攀着绳子,噌噌噌,几步就上去了。那身手,敏捷,矫健,不愧为山里出来的女孩。
才十来分钟,比赛就以一边倒的局势结束,杨杨攀上了坡顶,而董杰才爬到半中腰。杨杨高兴得手舞足蹈,在坡顶又叫又跳。等董杰气喘吁吁地爬上来,杨杨缠着他问:“我赢了,可以提要求了吧?”
董杰累得瘫倒在地上,气喘如牛地说:“胜之不武。不过,我说话算数。算你赢了。你说,要我做什么?”
杨杨挨着董杰的身边坐下,说:“我要你带我去见你的父母。”
董杰先是一怔,但立即欣喜道:“没问题。其实我早就想带你去我家呢,只是怕提这要求会显得唐突。你想见我的父母,求之不得。要不,等一会儿下山,就跟我去云都。”说着,他伸手揽住了杨杨的肩。杨杨顺势倒在了董杰的怀里,心里总算踏实了。
杨杨虽说是大学毕业,但毕竟是农村出来的孩子,总觉得自己配不上生在城市而且各方面都不错的董杰。更何况,她和董杰是在网上认识的,她去云都两次,都是住在酒店里,没办法看到他的真实生活。杨杨是真心喜欢董杰,总担心董杰与她逢场作戏,许多网恋的事例不都是这样的吗?所以,她想走进董杰真实的生活,这也是她今天一定要赢董杰的原因。
现在好了,董杰答应带她去见家人,她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。
两个人相互依偎着在山坡上坐了好久,杨杨才想起来问董杰:“如果今天赢的是你,你会提什么要求?”董杰轻轻地摸着她的脸,问:“如果我提出来,你能不能也爽快地答应我?”杨杨狡黠地一笑道:“你是输掉的一方,根据协议,我没有无条件答应你的义务。不过,你可以说出来,本小姐酌情考虑。’
“那好,我说了。”董杰双眼定定地看着杨杨的眼睛,说,“我太爱你了,我,想要你。”
杨杨的脸一下子绯红起来,心也怦怦地跳了起来。她与董杰交往半年,虽说情深义重,但她一直坚守最后一道防线,那是因为,她还不能确定能够真实地拥有这段感情。可现在不同了,董杰已经答应带自己去见他的家人,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。杨杨耳热心跳,垂下了眼睑。
董杰一见杨杨的表情,立即一把抱住她,紧紧地吻住了她的双唇,双手摸索着来解她的衣扣。杨杨一边推拒,一边还是绵软地躺到了地上。
就在这时,只听“啊——啾”一声,像是有人在身后打喷嚏。声音虽然不大,但吓得杨杨一激灵,慌张地一把推开董杰,双手掩住被解开一半的上衣,结结巴巴地说:“有人。”
董杰说:“这深山老林的,怎么可能有人呢?”说着,又过来搂住杨杨。杨杨还是推开了他,说:“别这样,让人看见了不好。这里真的有人,我听到有人打喷嚏了。”董杰的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怎么可能呢,我们上来时也没看到人呀,再说,我怎么没听到?”他悻悻地站起来,四处巡视,兜了一大圈跑回来,说:“真的没人,我四处都看了。”
可杨杨确定刚才真的听到打喷嚏的声音,她不敢继续与董杰亲热,说:“我们的比赛也比过了,要不,我们下山去吧,去见你的父母。”董杰直摇头:“难得上一次山,就这样回去多扫兴,你怕这里有人看见,我们再往上走走。”他热切地望着杨杨。
  • 上一篇: 床底下的暗箱
  • 下一篇: 四女尸案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微信扫码关注
    随时手机看书

    Copyright © 2019

   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_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【官方直营】

   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