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侦探悬疑> 染血的戒指

染血的戒指

来源: 小西,摘录 作者: 秩名 时间: 2015-10-20 阅读:
  远山市经济开发区,锣鼓喧天,彩旗飘扬。专门为成功人士鼎力打造的黄金楼盘一大富豪假日花园奠基仪式,马上就要开始。
  市、区领导,各路嘉宾,面带笑容地走上主席台,在红地毯前站成一排。接着,主持人开始讲话,照例是一番场面话。
  就在这时,某银行远山经济开发区分行副行长鹿子民的手机响了,振铃是“呱呱呱”一阵蛙鸣。他身边那个大胖子立刻转过身来好奇地看了他一眼。鹿子民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,原来是一条短信。此刻,台下的摄像机、照相机正聚焦在台上。鹿子民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,可就是这一眼,立刻把他震得魂飞魄散!短信内容是:“小子,我劝你马上离开,到锦盛花园十号楼去看看。”
  锦盛花园!
  这人是谁?
  他脑子里转了无数个圈。官场上的竞争对手,还是生活中的冤家?或者仅仅是一次突如其来的恐吓与骚扰?
  鹿子民眉头一皱,在这个紧要关头,可千万不能出事儿啊!
  老行长的离职日期差不多已经进入了倒计时,在他悄无声息的幕后操作下,行长的位子已经触手可及了。上面已经或多或少有了些暗示,如果不出大问题,他鹿子民很快就会坐在行长室的那张转椅上。
  前提是,不能出大的问题。
  可现在,问题似乎来了!
  锦盛花园,会出什么事儿呢?
  鹿子民终于忍不住了。他跟旁边的那个大胖子低声说了句什么,就转身向后台走去。台前台后被一块巨大的牌子隔开的。鹿子民来到后台,四下看了一眼,这才掏出另一部手机迅速拨打一个号码,可电话明明已经打通,却没人接。
  这时,先前那部手机又响起来了!鹿子民看了手机屏幕一眼,是发短信的那个陌生号码!他的手哆嗦着,不知道该不该接。那边似乎很有耐心。最后,鹿子民终于摁向接听键。
  “鹿大行长,你的选择很明智。不过,好像电话没打通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  鹿子民故作冷静:“你是谁?”
  “我是艳秋啊!怎么,你这么快就把人家给忘了?”
  “你,你——”鹿子民突然摇晃了几下,便向后倒去!
  台边两个工作人员远远地跑过来,连声询问:“鹿行长,您怎么啦?”鹿子民脸如白纸,好半天才醒过来。他见身边围了不少人,急忙说:“我没事儿,你们都去忙吧!我只是有点儿不舒服。”人群慢慢散开时,鹿子民面前却出现了一个举着照相机的姑娘,对着他咔嚓咔嚓几下。不知是谁大声喊了一句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那姑娘冷冷地说:“你管得着啊?我又没拍你!”鹿子民听着这声音,顿时又哆嗦起来。他张开口,却说不出话来,只是指着那姑娘,好半天才说出一个字:“你——”
  那姑娘戴着墨镜,披肩长发。只见她抿嘴一笑,转身就走!
  鹿子民彻底眩晕过去!
  锦盛花园十号楼。
  三辆警车停在楼下,警灯闪烁。小区里的人越聚越多,都远远地站在警车周围,议论纷纷。
  此时,远山市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唐昆正站在屋子里,抱着胳膊四下打量。几名戴着手套、口罩的刑警在四处拍照、察看。在客厅通往卧室的走道上,躺着一具女尸,正是女主人李亚男。她的尸体旁边有一大摊血,血迹还是新鲜的。
  唐昆作出初步判断:作案时间是凌晨6时左右,在报案人小保姆翠翠开门之前。因为每天早晨7点,小保姆都会准时来到,给女主人准备早餐。嫌疑人极可能是被害人的熟人。否则,那个时间被害人怎么会轻易打开房门,还穿着睡衣?而且,从现场看,嫌疑人是登堂人室,既没破窗,也没撬门。
  当然,还有另一种可能性,即房间钥匙被人做了手脚。
  此时,小保姆翠翠在走廊的台阶上坐着,浑身发抖。这是个来自农村的姑娘,十八九岁,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。唐昆走到门口,冲她招招手,示意她进屋。
  唐昆带她到了书房,说道:“你不要怕!你想一下,平时李亚男都跟哪些人在交往?”
  “我不清楚。我也是刚来没一个月。李姐怀孕了才让我来的。”
  “怀孕了?她丈夫是谁?”
  “不知道他叫什么,就见过他两次。”
  唐昆皱皱眉头:“见过两次?你怎么认为他就是李亚男的丈夫?”
  “一次是个周末,那男的开车来的,接李姐出去玩了一天。另一次是个早上,我来的时候,他还没走,后来他俩一起吃早饭,不是丈夫是什么?”
  “那男人叫什么?”
  “我不知道,李姐没说。”
  “哦?”唐昆皱起眉头,“长什么模样?”
  “个子挺高,很英俊,大概四十多岁。”
  唐昆脑子里一转:四十多岁?李亚男只有26岁。难道李亚男是被那男子包养的情妇?她以怀孕相威胁,那男人被逼得走投无路而痛下了杀手?
  于是,唐昆又问道:“这屋子里,有那男人的照片吗?”
  “好像没有,我还觉得奇怪呢!”翠翠一脸的迷惑。
  这再次印证了唐昆的推理。他扭头冲向一个民警:“小杨,打开李亚男的电脑看看。”另一个戴手套的民警走了过来:“唐队,现场几乎没找到有用的痕迹。”唐昆冲翠翠一摆手:“你过来,仔细看看屋子里有哪些地方不对劲儿。’
  翠翠胆战心惊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。
  “再看看尸体周围。”唐昆说。
  “我,我怕!”翠翠不敢上前。
  唐昆说:“别怕,这儿有我们男人呢。”
  唐昆领着翠翠,靠近李亚男的尸体。那致命的伤口正对心脏的位置。此时,似乎还向外渗着鲜血。死者双手捂着胸口,手上也沾满了血。翠翠起初还哆嗦着,见唐昆就在身边,也就慢慢镇定。突然,她“咦”了一声。
  唐昆一扭头:“怎么了?”
  翠翠用手一指:“戒指,那个带血的戒指!我从来没见过。”
  说到戒指,现场的几名刑警似乎都不以为意。一个小保姆,主人家有什么东西,未必你什么都清楚?唐昆却蹲下身子仔细端详起来。
  在死者左手的无名指上,戴着一枚闪金珍珠戒指。那戒指做工精致,中间镶嵌着一枚乳白色珍珠。
  “你以前从来没见过?”
  小保姆似乎有点儿害羞:“我平时很注意这些东西的。这个戒指,以前她没戴过。”
  “那你还注意什么可疑的人没有?”
  翠翠想了一会儿,说:“好像有个女人,不是这楼上的。今早我上楼的时候,她也上楼。可她直接到楼上去了。我打开门,一眼就看到李姐躺在地上,吓得我转身就往外跑,正巧碰到那女的也在门口。我对她喊叫,不好啦,杀人了!她好像也一脸慌张,大声说,快报警啊!然后,我就跑到大门口那小卖部打电话报警!”
  “那女人长什么样子?”
  • 上一篇: 杀人的故事
  • 下一篇: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微信扫码关注
    随时手机看书

    Copyright © 2019

   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_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【官方直营】

   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