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侦探悬疑> 自投罗网

自投罗网

来源: 文摘 作者: 未知 时间: 2019-04-13 阅读:
  钟小楠干钟点工一个多月了,每天晚饭后,她都会在华盛顿第四大街等公交车。只是今天运气出奇的差,在寒风中等了半个多小时,还是不见公交车的踪影。钟小楠把衣领竖起来,焦急地走来走去。
  钟小楠的雇主是个老太太,半年前患了肢端肥大症,尽管手术后恢复得不错,但病痛的折磨让她变得脾气古怪,最明显的一点,老太太的时间观念很强,如果钟小楠迟到了,哪怕是一分钟,她都会对钟小楠破口大骂,并扣掉钟小楠一天的工资。对此,钟小楠早已忍受不了了,决定一旦找到另外的工作,就把这个工作辞掉。
  今天的天气很恶劣,站台上人很少,钟小楠看了看表,如果公交车十分钟内赶不来,只好搭乘的士了。钟小楠顺着大街望去,就见一辆红色的轿车驶了过来,司机旁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孩子,胖嘟嘟的小脸,很可爱。很显然,这是一辆私家车。这时候,钟小楠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:这辆私家车突然停在了面前,司机下车,绕过来,打开车门,闪在一边,然后很绅士地对钟小楠说:“漂亮的女士,您愿意乘坐这趟顺风车吗?”——如果这样,那该多好呀。
  这事儿说来怪了,那个司机仿佛猜透了钟小楠的心思,路过站台时真的停了下来,绕到轿车的右边,打开车门,很礼貌地对钟小楠说:“女士,这种鬼天气,我想你不反对搭乘顺风车吧?”
  钟小楠看了看司机,友好地笑了笑,说:“谢谢先生,我当然不反对。”
  就在钟小楠要跨进车门的瞬间,一阵冷风吹来,钟小楠一个激灵:天这么晚了,这样乘坐陌生人的车,会不会——?这个念头一闪,钟小楠迈出的右腿又收了回来,尴尬地笑笑,说:“先生,我——”
  “阿姨——”一个甜蜜的童声。
  钟小楠扭头看了看,就见车里的那个孩子从车窗里探出半个脑袋,正冲着钟小楠甜甜地笑。孩子的纯真顿时感染了钟小楠,她就想:“我是不是太多虑了?虽说这是在华盛顿,但坏人哪能遍地都是呢?”这么一想,钟小楠又恢复了笑脸,说:“小朋友,谢谢。”
  钟小楠向前走了一步,正要抬起右腿迈进车内,却有一只手突然放在了她的肩膀上,钟小楠一惊,猛地回过头,见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士。还未等钟小楠开口,那男士说:“女士,你不能上去!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男士并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应该是个留学生。我叫利文,我告诉你——”说着,利文向前一步,附到钟小楠的耳边,轻声说:“也许你不信,可你这样是——自投罗网。”
  自投罗网?钟小楠一时无法明白这个叫利文的男人指的是什么,但她已经猜出,利文这是在告诉她,上这辆车是危险的,而且从利文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如果钟小楠上了这辆车,很有可能是有去无回。这么一想,钟小楠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,对那个司机说:“对不起,先生,我遇到熟人了,你先走吧。”
  司机有点恼怒地瞥了利文一眼,转身上了车,一溜烟地消失了。
  钟小楠感激地看着利文,说:“先生,您刚才说自投罗网——”
  利文什么也没说,从皮包里拿出一份报纸,翻到其中一页,递给钟小楠说:“这条新闻,难道你没看过吗?”
  钟小楠匆匆地把那条新闻浏览了一遍,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:一个礼拜前,一个叫玛丽的女士神秘失踪了。据目击者说,她曾在公交车站牌下见到玛丽上了一辆轿车,玛丽的家人则证实说,玛丽自此就失踪了。警方调查的结果是,这类案件在其他城市也发生过。估计是一个犯罪团伙所为,这个犯罪团伙作案手段千奇百怪,比如玛丽这个案子,他们就是专门利用人们搭乘顺风车的心理,用天真的孩子作掩护,对漂亮的女孩子下手的。
  看罢新闻,钟小楠仿佛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恐慌中略带庆幸,感激地说:“先生,真是太谢谢您了,请问您住在哪里?改天我一定登门道谢。”
  利文笑了笑,不过,仔细看一下,不难发现他笑得有点苦涩,说:“登门道谢就不必了;再说,我也是——”利文的眼神顿时暗了下来,接着说:“我都是将死之人了,还怕什么?我患了肢端肥大症,发现时已经很晚了,尽管做了手术,但效果很差,大夫说,按照我现在这个情况,能坚持个一年半载的就很不错了。你看,我都这样了,还怕那些人吗?”
  “可您的家人呢?”
  利文的喉结动了一下,他把目光转向了远方,好久才解释说:他的儿子三年前出车祸离开了这个世界;他的妻子半年前也患了不治之症,现在瘫痪在床,精神也一天不如一天,整天念叨着要回到她的祖国,可这个愿望也无法实现了。最近她又在念叨,不能回到祖国,就是见一见黄皮肤的人,她也心满意足了。这么说着,利文突然转向钟小楠,说:“女士,你是中国人吧?”
  钟小楠点点头,说:“是呀,我是中国留学生。”
  利文眼神亮了一下,有点惊喜地说:“我太太就是中国人。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,我们还是半个老乡呢。如果——”
  钟小楠习惯性地伸出手,说:“先生,我们按中国人的礼节,握个手吧。”两只手握到一起时,钟小楠说:“先生,您放心,我一定去看望您的太太。不过,您真的是患了肢端肥大症吗?”
  利文剧烈地咳嗽着,说:“当然是真的。我去了三家医院,大夫都是这个说法。”
  钟小楠松开利文的手,看了看手表,说:“看来,我今天又要迟到了!”“迟到了?对不起,耽误你时间了。”钟小楠则忿忿不平地说:“这份小时工,我早就不想干了。”接着,她向利文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。
  利文听后,说: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想让你去我家工作,毕竟我太太需要人照顾。当然,工资好商量,至少比你干的这份小时工要高出许多;还有,如果我太太最后的日子是在你的陪同下度过的,那她是多么的求之不得呀。”
  钟小楠想了想,就同意了,留下了利文的电话,临走前,答应一旦处理好那边的事情,就去利文家。三天后,钟小楠搭乘公交车来到了利文的家里。利文告诉钟小楠,他太太正在睡觉,让钟小楠稍等一下,接下来,利文冲了两杯咖啡,递给钟小楠一杯,说:“来,喝杯咖啡吧。”钟小楠接过来,说:“先生,对不起,我不喝咖啡。”
  “喔,那你来点什么?”
  钟小楠从皮包里拿出一杯水,笑着说:“您不用麻烦了,我带着呢。”
  利文哈哈大笑,说:“既然这样,我就给你明说吧。我没有儿子,也没有太太,当然也没有患什么肢端肥大症,你看看——”说着,利文用拳头擂了几下胸膛,接着说:“我身体棒着呢。不然的话,我要你来我家干什么?”
  “我不懂你说的意思。”
  “你不懂?”利文慢慢地凑过来,阴险地说:“还记得吗?我说你自投罗网,我说的不错,今天你来到这儿,就是自投罗网。”说着,利文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,对着钟小楠一喷,钟小楠躲闪不及,被喷了一脸水雾,刹那间,就觉得头晕目眩,意识也越来越模糊,这时她迷迷糊糊地听到利文说:“嘿嘿,没想到吧?我就是那个杀人恶魔。那个玛丽,就是我让她消失的。”
  利文见钟小楠一头栽倒在沙发上,他不慌不忙地来到卧室里,拿出一根绳索,很利索地把钟小楠捆了个结结实实——就在这时,几个警察破窗而入,利文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,就被牢牢地控制住了。
  去医院的路上,钟小楠苏醒了过来,利文也在车上,他百思不得其解,说:“钟小姐,你是怎么识破的?”
  钟小楠解释说:“三天前,由于你的提醒,我记住了那个车牌号,并把这个线索提供给了警方,警方调查后,排除了车主作案的嫌疑。至于你,我想还是肢端肥大症暴露了你。因为我的雇主就患有这种病,我伺候她一个多月了,对这种病很了解,患有这种病的人手掌绵软而且无力,当时和你握手时,发现你并不是这样。警方听了我的分析,也觉得有道理,就采取了这次行动。”
  利文彻底认栽了,喃喃地说:“看来我才是自投罗网呀。”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1430267263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秘密遗嘱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微信扫码关注
    随时手机看书

    Copyright © 2019

   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_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【官方直营】

   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