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侦探悬疑> 秘密遗嘱

秘密遗嘱

来源: 故事会 作者: t的含义 时间: 2019-04-04 阅读:
  齐聚萨马镇
  乔治的手机响了。是萨马镇的老律师格林斯先生,他声音有些沙哑地说:“詹姆斯去世了。他给你和约翰、萨姆三个人留下了一份秘密遗嘱。葬礼之后,遗嘱将会对你们三人公开。到时候,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惊喜。”
  这消息让乔治感到震惊。自从离开萨马镇,他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回去过。他以为,詹姆斯会永远活着,无论哪天回萨马镇,都能见到他。想不到,现在他竟突然离世了。
  推掉所有的事,乔治要带妻子珍妮去参加詹姆斯的葬礼。可是,珍妮却坚决反对。她是个舞蹈演员,过几天还有演出呢!可乔治这次却极有耐性,他反复劝说,甚至答应了要连续三天去捧她的场。珍妮这才露出微笑。
  对乔治来说,詹姆斯就像是他精神上的父亲。和他在一起的日子,是乔治童年最幸福的时光。所以,他无论如何都要参加詹姆斯的葬礼。
  珍妮翻箱倒柜,准备衣服。可乔治却给珍妮找出一条黑的棉布长裙。珍妮惊叫起来:“这是我祖母的裙子,你让我穿着它去参加葬礼?”
  “当然,萨马小镇的风俗都是穿这样的衣服。”乔治小心翼翼地说:“而且,大家一般都不戴任何珠宝。你的项链,可以在表演的时候戴。”
  珍妮白了乔治一眼,嘴里咕哝着,不情愿地接过了那件古董。
  周一下午,乔治开着一辆老爷车和珍妮一起来到萨马小镇。两人刚下车,对面驶来一辆闪闪发亮的劳斯莱斯,接着便看到一对珠光宝气的夫妇。男人穿一身笔挺的名牌西装,女人一身黑皮草,手上戴着硕大的钻石戒指。
  “这是我的老友萨姆,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,大老板。”乔治向妻子介绍说。
  珍妮微笑着问候过之后,转脸对乔治低声说,萨姆的妻子艾米莉的穿着,可不符合萨马镇的“传统”。乔治装做没听到,忙和别人去打招呼。
  这时,一辆出租车停到詹姆斯的家门口。乔治和萨姆几乎是同时迎了上去,一个三十多岁的黑皮肤年轻人走了出来,无疑,他是约翰。他们三人,曾是詹姆斯最得意的弟子。
  “你们说,詹姆斯会给我们留下什么样的秘密惊喜?”约翰迫不及待地问。
  萨姆和乔治同时摇头。詹姆斯很穷,而且他生命中最后的日子都停留在这个偏远小镇,能有什么秘密留给他们呢?肯定不会是大笔的遗产。
  魅力音乐会
  葬礼要第二天才举行。当晚,三个男人故地重游,来到了“月光”酒吧。谈论了一会儿詹姆斯的突发心脏病,话题又转移到了遗嘱的秘密上。可是,乔治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便向珍妮介绍酒吧的历史。这时,萨姆突然插嘴说:“还记得吗?我们第一次登台,就是在这酒吧。”
  “当然记得。第一晚,我们募到了215美金。”约翰说。
  “第一次登台?什么登台?”珍妮诧异地问。
  乔治的脸有些涨红。珍妮一直指责他没有半点艺术细胞,从不关心她的艺术生涯,孰不知,二十多年前乔治还是“红橙”乐队的主唱呢。见珍妮不知情,萨姆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。
  詹姆斯是退休到镇上隐居的歌手经纪人。想不到,闲了没两年他又手痒,于是开始召集几个喜欢乐器和唱歌的男孩子组建乐队。乔治,萨姆,约翰是其中最出色的三个,于是三人组合成立了“红橙”乐队。乔治是主唱,萨姆是吉他手,而约翰的吉他和舞蹈都很不错。詹姆斯带着他们到附近各个小镇巡回演唱,为萨姆镇的老人院募集资金。曾经,他们可是当地炙手可热的“歌星”。只不过,后来乔治跟随父亲去了加利福尼亚州定居,乐队找不到更好的替代者,于是解散了。那年,乔治只有13岁。
  几个人正说着,格林斯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。并且,他像马戏团班主一般穿着黑斗篷。格林斯走到他们跟前,低声说:“现在,詹姆斯的秘密就要登场了。”
  几人愕然。没等他们做出反应,格林斯已经大声说:“现在,让我们热烈欢迎‘红橙’乐队回到萨马镇!他们曾经是我们的希望和骄傲,现在,仍然是,将来,永远是!”
  下面一阵寂静之后,迅速爆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和尖利的口哨声。格林斯似乎对这种反应十分满意,于是朝台下招招手,三把吉他被拿了上来。乔治和萨姆、约翰对视:这是詹姆斯留给他们的秘密?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么他们有什么理由拒绝?
  乔治第一个跳上了台,萨姆和约翰也随后跟了上去。乔治清清嗓子,看到酒吧里的人们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,心里不禁涌出一股热流。他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唱过歌儿了,甚至,他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是小镇的“童星”。
  闭上眼睛,乔治想找回过去的感觉。站在舞台上,那种美妙,陶醉,期待,快乐,他颤着声唱出了第一句:美丽的月光下,站着你,我的父亲……
  吉他声和了起来,而约翰像MJ一样在舞台上亮相。乔治一直以为,变声以后,他的歌声已经远去,可令他想不到的是,浑厚的声音却有另一种魅力。渐渐地,他进入了状态。
  台下的珍妮和艾米莉看着各自的丈夫,都大为吃惊。珍妮从不知道,乔治这个整天忙得焦头烂额的商人居然还能站在舞台上。而艾米莉,从没听丈夫弹奏过如此美妙的吉他声。
  “红橙”果真又回来了!台下的人疯狂地尖叫,大声地吹口哨,尤其是一些和乔治们同龄的中年人。并不是“红橙”的表演有多么出色,这一切只是因为,他们曾经拥有那么多的粉丝,而这些粉丝曾跟着“红橙”到处游走,一起募捐。那是多么单纯快乐的回忆!
  鲜红的玫瑰花抛到了台上,一枝又一枝,很快,三个男人被无数朵玫瑰包围。普通平凡的男人们,一时间变得红光满面,魅力四射……那一晚,“红橙”一连唱了十首老歌,闹到了酒吧打烊才散去。艾米莉和珍妮挽着各自的丈夫,兴奋地追问着他们的过去。约翰拿着酒瓶,打断了她们,对萨姆和乔治说:“我们为什么不去一趟童话城堡?也让珍妮和艾米莉瞧瞧,当年我们是何等的威风!”
  珍妮和艾米莉不解地看着他,乔治和萨姆却是相视一笑。
  深夜的老人院一片宁静。可灯光下,一座童话城堡出现在他们的眼前,美轮美奂。萨马小镇远离城市,空气清新,人们大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。所以,这里的老人大都长寿,三十年前,萨马镇修建了老人院,镇子里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们免费居于此地。
  “你们相信吗?这座城堡就是用我们唱歌募捐到的钱建成的。”约翰骄傲地说。
  珍妮和艾米莉不约而同发出了一声惊叫。这幢小楼,是三个孩子巡回演出募捐来的钱?乔治笑了:“是啊,每次募捐都有一个匿名富翁捐款。我们演出两年,这个匿名富翁相继捐赠了40万。”
  说到这儿,三个男人几乎同时张大了嘴巴,想到了同一个问题。詹姆斯的遗嘱,会不会是要告诉他们那个隐藏了二十年的秘密?——匿名富翁的名字?一定是这样!刚刚在酒吧,格林斯曾说“秘密”就要登场,所以这个秘密一定和当年的“红橙”有关!曾经,当他们还是孩子时,曾无数次猜测那个匿名捐赠人是谁,却始终没有结果。这样的乡村小镇,人们的生活差别不大,是谁会如此富有慷慨?谜底,就要揭开了吗?
  詹姆斯的遗嘱
  詹姆斯的葬礼之后,乔治等三人被格林斯律师叫进了办公室。但是,他并没有马上宣布遗嘱,而是对三个男人说:“你们知道,詹姆斯曾经把你们看作自己的儿子。现在,你们可以看到他的秘密遗嘱。但临终,他留下遗言说,如果你们能够在小镇停留三天,他将会给你们一个惊喜。”
  乔治三人相互看了一眼,都默默地点头。为什么不呢?虽然他们都很忙,可是,昨晚的感觉真的是好极了,就像回到了童年。乔治突然问萨姆:“你还记得我们曾有个许诺吗?”
  “当然记得。如果你不离开萨马镇,也许我们的承诺很快就能兑现。”萨姆说。
  “你们是说为老人院买游轮吗?定期带他们出海钓鱼?”约翰笑了:“可惜,不知道还能不能得到那个匿名慷慨富翁的救助。如果可以,也许,我们现在还能去实现这个承诺。”
  三个男人同时笑了,跳起来击掌相庆。他们临时决定,重组“红橙”乐队,在萨马镇呆上一星期,为老人院再次募捐。这想法真是异想天开,天真幼稚到了极点,可这想法却感动了格林斯,他说:“现在没有了詹姆斯,可老格林斯一样可以当你们的经纪人。”
  “还有我。”
  “还有我。”
  珍妮和艾米莉都站了出来。格林斯耸耸肩,无奈地笑了一下:“看来,我是越俎代庖了。”
  当年的“红橙”乐队真的回来了。乔治拼命练习新歌,而约翰每天都泡在健身房,至于萨姆,他和珍妮、艾米莉一起布置舞台,采买道具。这方面,珍妮绝对是专业人士。
  接下来的演唱会,“月光”酒吧场场爆满。十几万人的小镇,几乎有一大半从家里走出来,来为“红橙”捧场。而所有的门票收入,都将用来为老人院购买游轮。珍妮和艾米莉十分兴奋,不停地计算着买桅杆、买铁锚或者买游轮餐桌的钱……此时的珍妮沉浸在从未有过的兴奋中,她感觉自己似乎重新认识了另一个乔治,而这个乔治正是她喜欢、希望看到的——热情、风趣、魅力十足,处处都讨人喜欢。所以珍妮几乎是全情投入,早把自己的演出置之度外。
  至于萨姆和艾米莉,他们更是过分,艾米莉常常在演出的间隙冲上舞台,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喊:噢,萨姆,我爱你!
  接连几个晚上,演唱会如火如荼。七天后,“红橙”成功筹集到了购买游轮的130万美金。匿名富翁再次慷慨解囊,一出手就是100万美金。当格林斯念出支票的数目,“红橙”和他的粉丝们齐声发出长达几分钟的尖叫……
  演出结束,“红橙”为自己开了个庆功会,只有他们五个人和格林斯律师,就在詹姆斯生前的住所。几瓶啤酒落肚,约翰拍拍萨姆的肩,说:“让我们来猜猜,那个匿名富翁会是谁呢?”
  以前那富翁是陆陆续续二十多次捐出了几十万,可这次,他捐的是一张支票。支票由格林斯律师保管,属于机密。这是两种不同的捐赠风格。
  “会不会是两个人?”艾米莉问。
  约翰一拍脑袋,夸她聪明。如果是同一个人,这个人应该继续匿名下去,不会写支票暴露自己。现在,至少格林斯知道了他的身份。假定匿名富翁是两个人,那么,过去的匿名富翁是谁?现在的匿名富翁又是谁呢?约翰说着,巡视一圈后,目光落到了萨姆的身上。
  萨姆的脸突然红了。半晌,他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,说:“那个匿名富翁不是我。实话告诉大家,我破产了。我的车子是租的,老婆的珠宝是假的。二十多年没回来,我不想叫大家认为我过得不好。可现在我明白,其实钱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仍然有一颗能够快乐的心。”
  约翰拍拍萨姆的肩,说没什么,真的没什么。几个人接着饮酒作乐,不再讨论匿名富翁。
  啤酒喝得差不多了,格林斯先生终于放下酒杯,从抽屉里拿出了詹姆斯的遗嘱。几个人全都安静下来,盯着他手里那封薄薄的信。格林斯清清嗓子,环视了一下四周,念了起来:
  “亲爱的孩子们,当你们听到老格林斯的声音时,我一定是去了天堂。不过,你们一定要相信,我在天堂仍然看着你们。
  现在,你们一定重温了过去在萨马镇的美妙时光。我没有什么东西留给你们,只有藏在心底的一个秘密:这个世界如此美好,当你变得慷慨,你的内心就会格外地富有。
  不要小看这个秘密,它是开启美妙人生的钥匙,是度过快乐人生的法宝。孩子们,我在天堂祝福你们。
  如果你们在我的葬礼之后仍然停留在此,如果你们的心底对萨马镇还存有留恋,那么,我要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惊喜:我在萨马镇的房子和屋后的大片田地,归你们三个所有。有一天你们厌倦了喧嚣的城市生活,安静的萨马镇随时欢迎你们!”
  格林斯律师放下遗嘱,屋子里的几个人静默无声。他们看着房子里曾经无比熟悉的家具,工艺品,还有推开窗子就能看到的屋后大片田地,仿佛又看到了微笑的老詹姆斯。他挥着双臂,声音激昂地对他们说:“小伙子们,唱起来、跳起来吧!美妙的人生已经开始,让我们张开双臂迎接它!”
  ……
  最后的秘密
  清早,乔治和萨姆收拾好行李,跟约翰道别。而约翰决心留在这里,站在他身边的,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郎。她过去是约翰的粉丝,二十年过去,她对约翰更加狂热。她要和约翰一起,照顾詹姆斯留下的房子和那大片的田地。他们相约,等田里的西红柿和辣椒红了,再回来做“红橙”。
  萨姆和艾米莉的车子绝尘而去,乔治和珍妮相依相偎着上了那辆陈旧的老爷车。珍妮的舞蹈演出推迟到了明天,乔治要去为她捧场,不仅仅是三天,而是每次。有太长的时间,他一心都扑在工作上,却忽视了夫妻间的欣赏,以及这种欣赏所带来的乐趣。
  乔治紧紧握了一下格林斯的手,格林斯的脸上露出微笑。以前的匿名富翁还能是谁呢?是詹姆斯!他陆陆续续捐出了所有的积蓄,一半是为了老人院,一半是为了鼓励心中充满梦想的年轻人。而后来的匿名富翁,则是乔治。三人中,他是最成功的地产商。可是,乔治知道约翰做着最普通的工人,萨姆的公司也经营得并不理想,所以他刻意开了辆旧的老爷车,让妻子珍妮穿上最普通的衣服。他不想让两个当年的伙伴感到不适,更不想炫耀自己的富有。
  “再见,格林斯。”乔治说。
  “再见,乔治。”格林斯满含深情地说:“半个月后,游轮就会运到。到时候,我们在游轮上举办‘红橙’演唱会。”
  乔治用力点点头。
  送走乔治,看到约翰和妻子一起清扫詹姆斯的院子,格林斯独自一人来到了詹姆斯的墓地。他坐下来,往墓碑上浇了一杯酒,缓缓地说:“詹姆斯,你真是个聪明的老家伙。你算准了所有的一切!我请全酒吧的人免费喝酒,让他们在‘红橙’到来的第一天为他们喝彩,想不到这真的让几个不再年轻的小伙子热血沸腾。他们停了下来,停留了七天。还有那个乔治,简直就跟你当年一模一样。装得很穷,暗地里却是大手笔。你的承诺终于兑现了,为老人院添置了游轮。不过,你只能在天堂看着我钓鱼了……”一边说一边喝,格林斯很快就醉了,他仰面朝天躺在了詹姆斯的墓碑前。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1430267263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别乱闯鬼屋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微信扫码关注
    随时手机看书

    Copyright © 2019

   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_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【官方直营】

   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