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侦探悬疑> 寻找袁书兵

寻找袁书兵

来源: 故事会 作者: 智慧之树 时间: 2019-03-27 阅读:
  失踪者两年未与家人联系,他的身份证却仍被频繁使用。寻找过程中,警方发现,失踪者竟与十多年前的一桩悬案有关……
  1。失踪
  这天,天久建筑公司的经理李国富刚走出公司大门,远远地瞧见门口大树下站着一个老头。
  李国富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老头叫袁名兴,是自己的救命恩人。五年前,李国富在剪刀崖翻车,一条腿骨折,不能动弹,正是袁名兴父子俩救下了他。为了报恩,李国富让袁名兴的儿子袁书兵到自己的公司来工作。三年前,袁书兵离职后,李国富就再没见过这对父子了。
  此时,李国富握住袁名兴的手,说:“好久不见,袁大哥,你怎么站在门口呢?”
  袁名兴笑道:“我怕耽搁了你的正事。”
  李国富把袁名兴的手一拉,说:“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随时可以找我,走,跟我吃饭去。”他不由分说,将袁名兴一把拉上车。
  到了饭店,李国富点了不少菜,袁名兴却没吃几口就停筷了。李国富问他有什么心事,袁名兴这才说:“其实,我这次专门从乡下来,是想请你帮忙找我儿子的。”
  李国富不解地问:“你儿子袁书兵?他怎么了?”
  袁名兴说,三年前袁书兵从李国富的公司离职,一开始,每隔一段时间他就给家里打电话,电话里说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没钱了,让父母给他打些钱。从两年前开始,袁书兵不再给家里打电话,袁名兴和老伴松了一口气,总算带着孙子过了两年安生日子。今年,孙子快小学毕业了,袁名兴想把孙子转到县城读初中,可袁书兵是孩子的监护人,必须要他去办这件事。
  李国富说:“那你打过他的手机吗?”
  袁名兴说:“打过了,手机已经停机了。我去电信查询,他们说这个号码已经欠费两年了。”
  李国富听了,一种莫名的不祥感涌上心头。他打断袁名兴的话,说:“你们去公安机关报案了吗?”
  袁名兴说:“去了,可我们那派出所的警察说,袁书兵是成年人,不能随意立案。我后来又去了几次派出所,警察说在网上查到他的身份证在团江市的酒店被用过多次,所以人应该还活着,让我继续等。唉,李老弟,我真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了,我知道你在团江市神通广大,才来找你帮这个忙。”
  李国富说:“神通广大说不上,我一定竭尽全力。要不你先在这里等几天,我给你一个回复。”
  袁名兴说:“唉,在城里吃住我不习惯,我还是回剪刀崖去,你有消息了,就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  李国富知道袁名兴是怕麻烦自己,也知道袁名兴的性格,只好让他先回家。
  2。协查
  送走了袁名兴,李国富就开始琢磨怎么找到袁书兵。对于找人,李国富没啥经验,好在他有一个战友叫高仁杰,现任团江市公安局的副局长,分管刑事案件,有过目不忘的本领。
  李国富找到高仁杰,把事情经过说了,请高仁杰帮着出谋划策。李国富说:“袁书兵长时间失踪,我有个不祥的预感,觉得他很可能已经遇害,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。”
  高仁杰若有所思地看着李国富,颇感兴趣地问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
  李国富摇了摇头,笑着说:“我只是猜测,他的身份证还在被使用,也许,我的猜测是错误的。”
  高仁杰点点头,说:“长时间失去联系,也不一定就是遇害了。这样吧,你让袁名兴找当地派出所,要求他们发一个请求团江市公安局协助调查的函件,我们便可以依法进行协查了。”
  很快,协查的函件和袁书兵的照片发到了团江市公安局。高仁杰找到李国富,说:“我已向局里申请,袁书兵的案子就由我负责。”
  李国富连声道谢,问:“那你准备怎么查呢?”
  高仁杰说,他已经根据袁书兵的身份证信息在全市进行了筛查,发现最近两年,袁书兵在多家酒店住宿了三十多次。接下来要去他住过的那些酒店询問前台服务人员,如果是熟客,他们会有印象。
  李国富问:“为什么不直接调取酒店监控呢?”
  高仁杰说:“你有所不知,很多酒店的监控最多只保存三个月。我查了一下,三个月内,袁书兵只住了一次酒店。”
  李国富点点头,觉得有道理。
  不料过了几天,高仁杰找到李国富,面露丧气之色,说:“我们根据这两年的入住信息,逐个酒店核查,那些前台的工作人员对这个袁书兵根本没有什么印象。”
  李国富说:“不是还有酒店的监控录像吗?”
  高仁杰说:“经过比对,我们发现,使用袁书兵身份证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袁书兵本人,听前台的工作人员说,是个外地口音的人。这个外地人是谁,目前无从查起。”
  李国富着急道:“那怎么办?”
  高仁杰说:“等!只有等那个身份证再次自动出现……”
  3。开房
  高仁杰等的时间并不太久,这天晚上十一点,他被电话从梦中吵醒,一看,是网管核查科打来的,说发现袁书兵的身份证在“金商酒店”被人用来登记开房。
  高仁杰忙带着两名刑警来到“金商酒店”。敲开房间的门,房里凌乱不堪,只有一男一女,两个人表情慌乱,男的尤为紧张。高仁杰说:“我们查身份证。”
  男的掏了半天,最后望了望女的,女的从包里拿出两张身份证,高仁杰一看,女的三十三岁,名叫吴爱纱,男的身份证上人名一栏赫然印着“袁书兵”。
  高仁杰问:“你们什么关系?”
  吴爱纱说:“夫妻关系,怎么了?”
  高仁杰给公安局信息中心打了电话,说:“帮我查下这个身份证。”接着他就报出了吴爱纱的信息。
  对方马上将相关信息反馈给高仁杰。高仁杰对吴爱纱说:“你两年前就离了婚,没有再婚,怎么可能和人有夫妻关系?”
  那个男人听了高仁杰的话,更加紧张了,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。高仁杰此时已推断出吴爱纱从事何种行业,他举起袁书兵的身份证,朝着男人的脸一比对,说:“怎么不是一个人呀?”
  男人的心理防线垮了,一下子跪在高仁杰面前,说:“警官,求你饶了我吧,我这是初犯,我还有事业、家庭、孩子呢……”
  到了公安局的审讯室,还没等高仁杰施压,男人便彻底交代了。原来男人是外地的一个副乡长,来到本市学习,时间长达一个月。这个星期六,他一个人来到江边游玩,遇上了吴爱纱,吴爱纱勾搭了他半天,他没能抵挡住,就跟着她去开房了。开房时,他不想用本人的身份证,打算退却。吴爱纱看穿他的心思,说:“我这里有别人的身份证,可以用这个开房。”男人就拿着吴爱纱提供的身份证开了房。
  男人讲完,对高仁杰说:“警官,求求你别把这事说出去,我会身败名裂的!”
  高仁杰摇摇头,说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这么点诱惑都抵挡不住,怎么能当个好领导呢?”高仁杰对另外一个警察说:“把他带下去,按‘治安处罚法’处理。”
  高仁杰又来到另一个审讯室,这里正在审讯吴爱纱。吴爱纱显然是个进出公安局的老油子,她满不在乎地说:“你们说吧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是拘留还是罚款?”
  高仁杰说:“你今天不是第一次来,我查了你档案,已经被抓过五次,根据你的行为,可以拘留十五日,罚款五千元。”高仁杰停顿了一下,话锋一转:“不过,也有下限,可以只罚款五百就算了。”
  吴爱纱疑惑地说:“不会吧,你们会这么仁慈?”
  高仁杰见鱼儿上了钩,不紧不慢地说:“当然,这是有条件的。”
  吴爱纱忙问:“什么条件?”
  高仁杰说:“事情不大,就是你得告诉我,这个袁书兵的身份证是怎么到你手里的。”
  吴爱纱眼珠转了两转,说:“是我捡来的。”
  高仁杰追问:“什么时候捡的?”
  吴爱纱沉思片刻,说:“两年前吧,我在地上捡的。你知道,许多男人既想跟我们风流快活,又怕被查出开房记录。这张身份证正好派用处,就算和我开房了,别人也查不到他们的开房记录。”
  高仁杰摇摇头,说:“你如果不说实话,那我也帮不了你,拘留十五日,罚款五千。”
  吴爱纱无可奈何地说:“行了行了,我说真话吧。去年,我接待了一个客人,是他掉在我这里的。我见有用处,就留了下来。后来,他又找过我一次,问我看到过这张身份证没有,我说没有。他说如果见到,就还给他。”
  高仁杰问:“那个人就是身份证上的袁书兵吗?”
  吴爱纱摇摇头:“虽然年纪都是三十多岁,但长得一点不像,那个男人又黑又壮,一脸凶相……”
  4。发财
  高仁杰这时才意识到,袁书兵失踪的案子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简单,他身上还隐藏着更大的秘密。看来要弄清袁书兵到底在哪里,是否还活着,还是要从袁书兵的经历开始查起。
  高仁杰找到李国富,说明原因,李国富说:“我陪你到袁名兴那儿去。不过,凭我的感觉,袁书兵早就不在世上了,而且,他多半是死于非命,不得善终。”
  这是李国富第二次说类似的话了,高仁杰皱了下眉头,说:“你为什么这样认定?”
  李国富说:“这个袁书兵不像他父亲那样忠厚,否则,我早就把他留在我公司做事了。”
  高仁杰注意地问:“他还在你公司做过事?”
  李国富点点头,说三年前,袁书兵找到自己,说想找份工作。李国富公司里刚好需要一个采购员,就雇用了袁书兵,还专门安排一个老采购带着他。没想到半年后,质检局来抽查,发现一批不合格的水泥,一查,竟然是袁书兵独自采购的第一批水泥。幸好这批水泥还未投入使用,不然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。袁书兵见出了事,请求李国富开恩,让他继续工作下去,李国富却照章办事,将他除名了。
  高仁杰听了李国富的话,不禁想,袁书兵对李国富有救命之恩,公司也并没遭受实质性的损失,李国富为什么要执意开除袁书兵?难道两人之间还有其他事情?高仁杰暂时把这个疑问藏在了心底。
  李国富带着高仁杰来到袁名兴家里,向袁名兴介绍说:“这位高警官想問一下袁书兵以前的事。”
  高仁杰说:“老人家,你就讲一讲袁书兵近年来有什么变化吧,特别是不寻常的变化。”
  袁名兴就说开了。他说,自己只有袁书兵一个孩子,从小就宠得多些。袁书兵十八岁时偷了家里一千多元钱去南方打工,之后不光不给家里寄一分钱,还谎话连篇,一直向家里要钱。
  袁名兴叹了口气,接着说:“这娃儿,一出门就是七八年,一直没回家,没想到,他二十六岁这年竟然开了一辆面包车回来,车上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女娃。更让我们想不到的是,女娃挺着大肚子,就要生了。”
  袁书兵说他发财了,递给袁名兴一万块钱的钞票,指着女孩说:“这是你儿媳妇,叫小蕙。”
  见到袁家破旧的老屋,小蕙露出厌恶的表情。后来,袁名兴才慢慢知道,小蕙是广西人,老家在大山里,她十五岁那年跟着同乡到广州打工,在小姐妹的诱惑下,当了陪酒女。当袁书兵出现在她面前时,她眼前一亮。袁书兵出手阔绰,经常点名让小蕙陪酒,给她买名牌包和首饰,很快俘获了小蕙的芳心。小蕙见袁书兵游手好闲,又花钱如流水,就问他:“你出手这么大方,是做什么的?”袁书兵说:“我爸开了家大公司,在广州市里有家分公司,我是分公司的经理,所有的事都交给副经理干。”
  小蕙相信了,自然而然地和袁书兵同居了。后来,小蕙怀孕了,袁书兵就带她回家结婚。
  小蕙见到袁家的真实家境,一下子就哭了,可身在他乡,举目无亲,也只能由袁书兵摆布了。
  袁书兵回家后游手好闲,每晚出门和混混赌博。没过多久,他不光将送给袁名兴的一万块钱收回,那辆面包车也贱卖给别人,抵了赌债。有几次,小蕙的金手链、金项链不翼而飞,小蕙明白,这都是袁书兵干的,便和袁书兵三天两头吵架。有一次,袁名兴听见袁书兵愤愤地对小蕙说:“你这婆娘,我好不容易搞来二十万,全砸在你身上了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  孩子出生两个月后的一天,小蕙终于忍无可忍,趁袁书兵外出赌博,把孩子留在家里,自己连夜逃走了……
  小蕙走后,袁书兵赌得越发疯狂,后来因为债台高筑被迫离开了家。其间,他回过几次家,都是为了向父母搜刮些钱。其中一次回家,刚好和袁名興一起遇到李国富翻车的事,便救下了李国富。袁名兴说:“那一次,他没有找我要钱就走了,那是唯一的一次。”
  听了袁名兴的讲述,高仁杰抓住一个重要信息,问:“你刚才说,袁书兵曾弄到一笔二十万的巨款?你孙子今年十二岁吧?那就是十二年前的事了?”
  袁名兴说:“我也只是听他和小蕙吵架时说起,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  5。悬案
  高仁杰回到局里,翻阅团江市十二年前的案卷,竟然真的找到一起和二十万巨款有关联的案子。具体时间是在十三年前的五月五日,本地一家企业的女出纳万纳斯去银行取二十万元现金发工资,一直迟迟未归。企业报案后,警方介入调查,三天后发现了万纳斯的尸体。这起案件最终却未能侦破,只好作为悬案搁置。
  高仁杰一看,当年负责破案的竟然是韩浒。韩浒可是一名神探,他都无法侦破的案件,说明是很有难度的。现在,韩浒已经退休在家,颐养天年。
  为了调查袁书兵是否与当年的悬案有关,高仁杰找到了韩浒。说起旧案,韩浒沉默了一下,说:“这个案子是我唯一没有破获的命案。本来,我们是有一个目标的,名叫乔黑达,是那个遇害女出纳的男朋友,但因为时间上有冲突,我们将他排除了。”
  高仁杰说:“怎么排除的?”
  韩浒说:“在案发前一天,也就是五月四日,乔黑达因为斗殴伤人,被他户籍所在地的康安市公安局逮捕了,关押在康安市看守所。这就说明,万纳斯一案,他有铁一般的不在场证明。小高,这个案子你要是有了线索,一定要追查到底啊!”韩浒虽然年逾六十,对十多年前的旧案却记得毫无偏差,让高仁杰佩服不已。
  高仁杰说:“您认为要从哪儿入手呢?”
  韩浒说:“从我们当时掌握的情况看,就算不是乔黑达亲自动手,犯罪嫌疑人也应该和乔黑达有关,可是我们一直没找到这个人。”
  高仁杰说:“乔黑达斗殴伤人,当时被判了多少年?”
  韩浒说:“听说他帮兄弟讨债,一刀下去,斩断了别人一只手,被判了十年,现在应当放出来了吧。”
  高仁杰觉得韩浒说得有理,应该从乔黑达身上寻找突破口,于是他联系了康安市公安局,调取了乔黑达的刑事档案。高仁杰仔细查看着档案,当他看到档案上的一个日期时,不由得揉了揉眼睛,简直难以置信,忙把档案复印存档,带去找韩浒。
  韩浒看了高仁杰带来的档案复印件,也惊讶至极。原来,乔黑达被康安市逮捕的时间竟然是十三年前的五月十日,而不是五月四日。这就说明,他在五月五日案发时,是有作案时间的。
  高仁杰问韩浒:“当年您是派谁去康安市调查的?”
  韩浒说:“去康安市调查的是刘安,可惜,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,他为什么会把五月十日错记成五月四日了……”
  高仁杰惊讶地问为什么,韩浒叹了一口气,说刘安最近去世了,还不到五十岁。他的死因也很乌龙,他这个人做事大大咧咧,得了感冒,不想去医院,就到小区附近一个小诊所输液。负责输液的是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小护士,拿错了药,结果造成刘安药物过敏死亡……
  刘安已死,记错时间之谜无从查起,而其他事情已经基本清楚。高仁杰将乔黑达的照片拿给吴爱纱辨认,吴爱纱一眼就认了出来,说:“没错,就是他。我就是从他那里拿到袁书兵的身份证的!”
  确定乔黑达为犯罪嫌疑人后,抓捕就变得容易很多。
  被捕后,乔黑达没怎么作抵抗,就交代了犯罪事实,说:“不错,袁书兵是我杀的,谁让这混蛋私吞了我的那份。”
  乔黑达说,他出狱后回到团江市,四处寻找袁书兵。为了谋生,他开起了出租车。两年前的一天,他上夜班,刚好看见喝得醉醺醺的袁书兵从酒吧里出来,他就开车将袁书兵带到郊外荒山上,用冷水浇在他身上。袁书兵见是乔黑达,吓了一跳,一下子就清醒了。乔黑达问袁书兵:“钱呢?”
  袁书兵说:“黑哥,钱用完了。”
  原来,女出纳万纳斯的案子正是乔黑达和袁书兵合伙干的。乔黑达被警方抓住后,袁书兵吓了一跳,马上带着二十万逃往广州,隐藏一段时间后,见没人追查到自己身上,就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,还重金包养了小蕙。乔黑达不信钱都花光了,对着袁书兵一通拳打脚踢,过了一会儿,乔黑达见袁书兵没了动静,一探鼻息,才发现袁书兵被自己打死了。于是,乔黑达把袁书兵身上所有的东西全掏走,挖了个坑,将袁书兵埋了。
  高仁杰说:“你为什么一直使用袁书兵的身份证开房呢?”
  乔黑达说:“我用他的身份证开房,他家里人就会认为他还活着,公安机关也不会立案。”
  高仁杰有些吃惊,他没想到,这个乔黑达竟然如此狡猾。高仁杰说:“那你说说杀死万纳斯的经过吧。”
  乔黑达说:“万纳斯是我女朋友,我赌博欠了高利贷,就让她带着工资跟我私奔。没想到,她竟然同意了,可她对我没有什么用,是个累赘。我于是约上赌友袁书兵,五月五日那天,把她的钱拿到手后,就将她杀了。为了怕警察搜查,我把钱存放在袁书兵那儿,约定等风声过后两人分赃。可我刚逃到康安市,就因为以前伤人的事被警察抓住,就这样,我被判了十年。”
  两起案件的真相终于全部揭开。现在,高仁杰只有一件事情不明白——为什么刘安当年硬是将乔黑达被捕的时间,由五月十日错记成了五月四日?
  6。底线
  高仁杰约李国富见面,第一句话就是:“袁书兵已经死了。”
  李国富听了事情经过后唏嘘不已,最后说:“其实,袁书兵的下场早在我的意料之中。”
  高仁杰说:“你知道吗,你两次对我说袁书兵可能已不在世上,如果不是我们有这么多年的交情,我会追查你的。你说说,你怎么知道袁书兵一定会死?”
  李國富说:“其实没什么玄机,我是从袁书兵的为人推断的。五年前,我去下面县城考察一个项目,途经剪刀崖。因为赶时间,我开车速度很快。在一个山路转弯处,一头野猪突然从路边森林里冲出来。我猛踩一脚刹车,虽然没有撞到野猪,但我的车却飘移出去,只听见‘轰’的一声,我便失去了知觉……”
  李国富说,他醒来的时候感觉全身疼痛难忍,车翻倒在一个斜坡地带,幸好几棵大树将车身拦住了。他拿出手机,却发现没有信号。他想打开车门,可车门已经变形。他想从车窗爬出来,腿却不听使唤,挣扎间,他又昏迷过去……等他再次醒来,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,手里拿着自己的皮包,皮包已经被打开。皮包里除了一些证件外,还装着两万元现金,是李国富出发时从公司领取的经费。年轻人见李国富醒了,将皮包放下,向他走来……
  李国富以为年轻人过来救自己,不料年轻人却从地上抱起一块大石头,一步步地走来。李国富这才明白年轻人的意图,看来他见财起意,绝不会让自己活下去了。李国富眼睛一闭,心想:我命休矣!
  高仁杰被李国富的叙述吸引了,忍不住问:“后来呢?你后来不是得救了吗?”
  “是呀,多亏了袁名兴老哥。”李国富说,千钧一发之时,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:“书兵,下面的人怎么样了?”接着,就听见有人滑步下来。年轻人忙把石头扔了,回话说:“爸,这儿有个人,一身的血,也不知是死是活。”
  不一会儿,那个老人从山上滑下来,走到李国富面前,探了一下他的鼻息,对年轻人说:“人还活着呢。”说完,他就招呼年轻人把李国富从车里扯出来。
  李国富不知两人的意图,干脆装作昏迷。老人对年轻人说:“你把人背到公路上去。”
  年轻人不敢忤逆老人的意思,背着李国富向上爬去。路很陡,老人在后面推着年轻人的脚,爬了半个多小时,才爬上公路。上了公路,老人拦了一辆路过的车辆,将李国富送到医院,救了他一命。
  高仁杰说:“那包里的钱呢?”
  李国富说:“后来我妻子跟随交警到现场,包找到了,里面的两万块钱却不见了。这件事我没有声张,毕竟袁名兴救了我一命。”
  后来,李国富才知道,袁名兴就住在附近,那天,他和儿子上山找牛,发现山下好像出了车祸。袁书兵先下去看情况,老人随后跟着下去,这才救了李国富一命。
  李国富说:“袁书兵做人没有底线,心狠手辣,智商却堪忧,这样的人,迟早会死于非命。我现在愁的是,怎么和袁名兴老哥说这件事呢,毕竟他只有这一个儿子。”
  高仁杰想了想,说:“他不是还有个孙子吗?让他把孙子培养好,这也许会是他活下去的动力。”
  至于当年刘安为什么会把乔黑达被捕的日期记错,高仁杰始终不能释怀,后来他又去了几趟康安市,终于发现了一个细节——当地人“四”和“十”的发音颠倒,把“四”说成“十”,把“十”说成“四”,这也许就是刘安记错的原因。可刘安为什么不仔细核实呢?就如同给他打错药的护士小姑娘,粗心大意,最终酿成大错。
  有时,一个失误,是会要人命的。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1430267263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借狗杀人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微信扫码关注
    随时手机看书

    Copyright © 2019

   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_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【官方直营】

   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