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页 > 故事大全 > 侦探悬疑> 奇怪的电话

奇怪的电话

来源: 故事会 作者: 网友分享 时间: 2017-02-03 阅读:
  室内光线暗淡,第一眼看上去,好像里面没人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电话机旁边的安乐椅动了一下,坐在椅子里的男人伸手拿起电话,看也没看便开始拨号,然后耐心地等待对方应答。
  
  “喂?”
  
  电话里传来一位老妇人的声音。
  
  “你是汉娜·格尔布曼太太吗?”男人压低嗓门轻声问道。“是的,你也该歇息啦。你一生漫长坎坷,经历了无数的艰难和失望,你的苦难也该到头了。”
  
  “你是谁?开什么玩笑?我可以叫警察查出这个电话,你明白吗?”
  
  “别激动,汉娜,我不会伤害你。我只是想帮助你获得安宁。难道你一生经历的痛苦还不够吗?难道你不想过得好一点吗?”
  
  “你是谁?是某个靠人施舍的宗教组织的成员吗?如果是拉捐赠,那可是白费时间,我一个便士也不会给你。”
  
  “不是的。我不代表任何宗教组织,但所有的宗教组织都认识我,而且都能理解我做的这项工作在宇宙中的合理性。”
  
  “你是谁?”老妇人又问了一遍,她有些惴惴不安,不知道他到底是何意图。
  
  “我是死亡天使。最近你不是祈祷我能使你从痛苦之中解脱出来吗?对于老年人无法摆脱的痛苦、亲戚的冷漠无情,你不是已经厌倦了吗?要不是你看的电视节目告诉你,你连今天是星期几都不知道。”
  
  “跟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开这样的玩笑,你真是太残忍、太愚蠢了。你不过是个无耻的神经病,我再也无法容忍你的胡言乱语,我现在就挂电话。”
  
  “你叫汉娜·格尔布曼。这45年来,你一直住在421号森林巷。你有两个姐姐:一个叫阿比盖尔,于1953年搬到佛罗里达,此后一直定居在那里,直到1969年去世;还有一个叫埃丝特,就住在你后面的那条街上,1971年在一场车祸中不幸身亡。你与阿舍·格尔布曼结婚后,共同生活了63年。1993年,一场中风夺去了他的生命。还让我接着说吗?要我说多少你才肯相信呢?”
  
  长时间的停顿后,对方回答说:“你刚才说的那些情况政府有关部门都有案可查——出生证明、税单、结婚证明、死亡证明。一个高明的罪犯轻而易举就可查清。”
  
  “汉娜,你的脑子倒是够精明的,岁月并没有使你变得迟钝。可是,你丈夫的情人沙伦·德尔呢?他们之间的隐私一直是秘而不宣的,是吧?你在自己亲姐姐面前都未曾提起过,对不对?而我,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怎么也会知道她的事呢?”
  
  “如果真有那样的事,我想,贿赂一下德尔小姐她就会兜出一系列细节。”
  
  电话里传来一阵轻笑。“我不会责怪你的多疑。几乎所有的人开始接到我的电话时,都是满腹疑心,直到最后才终于明白,我送给他们的两样东西正是他们最需要的:一是摆脱痛苦,二是永久的安宁。”
  
  “够了!够了!”汉娜恼羞成怒地说,“你说的全是废话。死亡天使为何还要使用电话?为何不直接到我的卧室里来?”
  
  “为什么不用电话?它难道不是最常用的通讯方式?此外,我希望在我抵达你的住处时,能够受到你的欢迎。我不想在稀薄的空气中突然出现在你面前,把你活活吓死。我的目的是让你感到舒服,而不是痛苦。”
  
  “你这个疯子,满嘴胡话,我挂电话了。”
  
  “别惹我生气,汉娜。如果你挂了电话,至少10年内,我不会再给你打电话。你真的愿意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忍受这种痛苦的生活吗?想想老年人不可避免的痛苦,对你而言,一生中真正重要的事情不都基本完成了吗?”
  
  “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她温和地问道。
  
  “你是坐在安乐椅上的吗?”
  
  “是的。”
  
  “那好,你只需放松自己,听我说话,我将把你带到一个充满快乐和宁静的地方。靠在椅垫上,闭上眼睛,身体放松。你的确需要休息了。在你一生中,别人让你做的事你都做了,你有权换一换,反过来替自己想一想。”
  
  “我好害怕,”汉娜有气无力地说,“我的结果如何?”
  
  “安静一点,一切都会让你称心如意。再过几分钟,你就会在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与你的丈夫和姐姐团聚。听我的话,让你的思维随着一阵清凉的微风飘荡。汉娜,你能够做到这一点吗?”
  
  “能,我想没问题。”
  
  “这就好。过一会儿,你就会感到左胳膊有些麻木,不要惊慌,我会尽量减少你的痛苦。你只需放松,一切顺其自然。”
  
  “我的胳膊开始有刺痛的感觉,我该怎么办?”
  
  “请冷静,汉娜,就把这种感觉当成你新生活的开始,让它流过你的胳膊和肩膀,然后将你自己从老朽躯体的囚禁中解脱出来。你再也不需要这个躯体了。”
  
  “我开始感到胸闷,”汉娜不安地说,“你说的不痛,可我现在很痛,快停下来。”
  
  “汉娜,疼痛瞬间就会过去,别管它。你的灵魂已经找到了归路。让它去吧。”
  
  “我——我喘不过气了。赶快停下来——别让我受罪。”
  
  他听到有个东西砰地倒在地上,然后一片寂静。他又耐心地听了几分钟,其他什么声音也没有。他扫了一眼放在桌上已翻开的笔记本,又拨了个电话号码。
  
  “喂?”说话的是位青年男子。
  
  “法恩先生,你姨妈刚刚死于心脏病?”
  
  “知道了。你怎么知道她有心脏病?”
  
  “我总是想方设法了解自己委托人的情况。法恩先生,明天中午,你把我的费用放到老地方。”
  
  “这不可能。要想不引起别人怀疑,我至少需要用一周时间筹集那么多的钱。”
  
  “这笔钱必须按我们约定的那样于明日中午付清,不然,你的继承人将于本周末继承你的遗产。”
  
  “用不着威胁我,我可不是一个病病恹恹的老太婆。你别想让我患上心脏病。”
  
  “是的,法恩先生,你不会得心脏病,也没有必要让别人认为你属于正常死亡。在你身上,我可以玩点新花样。”
  
  桌子旁边的那个男人挂断了电话。他并不担心,因为他知道,他无论以何种方式,总之,他一定会得到报酬。
  • 上一篇: 电梯鬼话
  • 下一篇: 享受坠落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微信扫码关注
    随时手机看书

    Copyright © 2019

   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_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【官方直营】

    版权所有